A89国际助孕

找代孕 主页 > 找代孕 >
2020年,知识付费将何去何从?
来源:http://www.shdaiyun.com  日期:2020-04-13

2020年,知识付费将何去何从?

来源 | 人民论坛杂志及人民论坛网(rmltwz)现在这个时代,似乎手机里没几个付费APP,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了。

尽管兴起时间不长,但知识付费俨然已是年轻人竞相追逐的时尚潮流。

据预测, 到2020年中国在线知识付费规模将达到235亿元。

然而,源于知识大爆炸背景下大众的知识焦虑,知识付费却一直饱受争议。

要想拨开迷雾,就需要我们弄清以下几个问题。

01为何有人愿意付费去购买知识?01互联网时代,知识付费的经济逻辑之所以成立,主要是由知识大爆炸与注意力稀缺之间的内在矛盾所决定的。

当今,人类处在知识大爆炸的时代,各种新知识层出不穷,知识的生产、传播和分享呈现出扁平化、碎片化、几何级增长等特征。

美国学者克莱·舍基提出“认知盈余”的概念指出:人们越来越多的闲暇时间不再只是用于消费,而会用于共享和创造。

一旦满足专业领域的知识、自由支配的时间、接入互联网的条件和主动分享的热情等四个条件,那些受过良好教育的公众就能在互联网上贡献自己的“认知盈余”,形成蔚为壮观的知识传播浪潮。

“认知盈余”构成的知识世界犹如排山巨浪,人们的时间和注意力却始终有限。

无限知识和有限注意力之间的张力,不仅构成用户知识焦虑的来源,而且提高了人们甄别、筛选和获取知识的时间成本。

尽管互联网上免费知识随处可见,但用户却难以在有限时间内作出高效选择,因而会以支付费用的方式,向自己信任的专家、学者等知识服务者购买知识付费产品,降低筛选信息的时间成本,获取具有针对性的知识。

注意力稀缺造就了繁荣的知识付费市场,而那些最受欢迎的知识付费产品,也一定是体现了稀缺性的知识。

互联网上的知识是海量的,但并不是所有的知识都能形成知识付费产品。

国内学者喻国明认为,知识付费所提供和分享的知识,主要包括:“低频度使用的知识”“跨界度高的知识”,以及“降低或减省人们获得知识的时间付出、精力付出以及增强人们理解力的知识”和“有借鉴意义的个体体验性内容、个性化量身定制的知识”。

这些知识类型无一例外,都体现了稀缺性,不仅是知识本身的稀缺性,还包括了获取的稀缺性。

而这两方面的稀缺性,恰恰构成了知识付费产品的价值来源,也支撑起人们的支付意愿。

用户花钱购买的并不是知识本身,而是附着在知识上面的稀缺性与不可替代性。

因此,越是用户稀缺的知识和内容,越能够获得用户的支持和关注。

然而,这种对稀缺属性的追求,却容易导致“买椟还珠”式的价值错位,引发虚假学习的风险。

人们蜂拥般地购买知识付费产品,一旦将其揽入怀中,就仿佛已经占有这些知识,至于花没花功夫去学习、到底有没有学到知识,反而关注不足。

知识付费让人陷入一种心理消费的幻象之中,将付费行为等同于学到知识,只注重心理感觉上的满足 ,徒有缓解焦虑之架势,而无实际获得,成为一种虚假的学习。

作为经济行为的知识付费,遵循的是供需平衡的经济规律。

知识的价值,取决于知识本身的稀缺程度,也取决于获取知识的难易程度。

只有真正向用户提供稀缺有用的知识,才能够形成付费的市场逻辑。

这是互联网免费时代,知识付费能够兴起的原因,也是其形成持续的商业模式、长盛不衰的重要保证。

2020年,知识付费将何去何从?

02知识付费的崛起靠什么?02知识付费,以市场化的方式,将人们的“认知盈余”货币化,构成了知识经济时代独特的知识生产与传播范式。

在线化、专业化和产业化是新一轮知识付费兴起的主要特点。

从线下传统的培训、出版、教育等知识传播机构,转向在线化的知识付费机构;从共享、开放式的知识社区,转向紧密分工协作、以平台为载体的专业化和产业化的知识传播新范式。

知识生产与传播范式的变革与升级,不仅能够大幅度提高知识生产传播的效率,而且能将知识经济的理念落到实处。

在知识付费的推动下,知识的生产与传播成为一种新兴的精神文化领域的基础性产业,不仅创造了巨大的经济价值,而且富有社会效益,能够源源不断地为其他领域的社会大生产提供智力支撑和精神动力。

技术是知识传播范式变革的重要推手。

近现代以来,报纸、广播、电视、互联网等媒介相继登场,技术赋能进一步提高了知识传播效率,大大降低了成本,知识更新的周期越来越短。

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知识付费作为知识传播范式的最新变革,与移动互联网、音视频直播等技术的突破发展有着密切的联系。

而且可以预见,在更高速率、更小时延的5G技术,传感器和物联网技术以及人工智能技术的影响推动下,知识传播将迎来应用场景更为丰富、互动方式更加智能的崭新阶段。

产业资本则是推动知识付费崛起的另一驾马车。

以往的知识传播多是松散、自发、自愿的个体行为,到知识付费时代,则形成了一整套包括选题策划、人气聚集、产品打磨、IP打造、生态运营、技术支撑等各个环节、不同工种密切分工协作的产业机制,是一种典型的社会化大生产。

知识生产传播的在线化、产业化,在带给人们更多优质、更高享受的知识产品的同时,也容易引发过度商业化的问题,突出表现在知识的庸俗化、娱乐化和简单化方面。

为了迎合用户的口味需求,为了更好地面向大众进行传播,知识付费机构必然会对知识进行精简转化、通俗表达等包装处理,知识的准确性、逻辑性、专业性可能会被牺牲掉。

当知识传播从知识需求导向转向用户兴趣导向时,知识难免沦为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得到”宣称“每天半小时,搞懂一本书”,知识付费成为典型的快餐式消费,虽能果腹充饥,但营养价值也将大打折扣。

因此,知识传播必须以准确、客观为依据,不能为了商业利益而出卖最基本的真实。

作为传播行为的知识付费,必须尊重传播的客观规律。

在这一点上,付费与传播规律之间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 我们必须警惕“认知盈余”货币化可能导致的娱乐化、庸俗化风险。

2020年,知识付费将何去何从?

032020年,知识付费将何去何从?03信息技术革新引发第三次工业革命,正推动和倒逼形成第三次教育革命。

教育和学习不再只是发生在校园和教室里,通过互联网随时接入各种教育资源,户外空间、咖啡馆,乃至移动的高铁都可以成为学习发生的场景,人人时时处处可学的终身教育体系和学习型社会,正在成为现实。

知识付费,正是第三次教育革命生动的实践。

知识付费方兴未艾,背后不仅体现了人们对于知识价值的关注和尊重,体现了知识经济时代,知识生产传播的内在规律及要求,更反映出在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支持下,人们学习方式正在发生根本性变革: 教育和学习正在变得无处不在、随手可得。

知识付费的本质是教育,这就要求我们不仅要关注它的经济属性和传播属性 ,更要回归它的教育本质 ;不仅要遵循需求供给平衡的经济规律和以用户为导向、注重体验的传播规律,更要遵循以学习为中心、以个体全面发展为目标的教育规律。

如果我们过于强调知识付费的经济属性或者传播属性,而忽略它的教育本质,就可能为了营销或者体验牺牲知识本身的价值,陷入虚假学习或者学习“虚假知识”的风险中。

要想通过知识付费真正学到东西,就必须回归教育本质,真正从学习者需求出发来设计课程和产品。

不仅要考虑到知识的稀缺性、真实性和可传播性等外在属性,还要考虑知识对用户的真正价值所在 ,更要设计适当的训练和实践环节,让知识突破浅尝辄止的传播层面,内化为个体经验和思想。

这样,学习才会真正发生,知识付费才能让人真学习、学到真知识。

知识付费唯有通过课程化的精心设计,才能深入人心,让人真有所得。

这正是“人民论坛VIP”推出近一年来所做的——我们邀请知名专家学者研读国家大政方针,带你拨开迷雾,看清看懂时代大机遇,提供给你除了知识储备的完善还有认知上的升级。

我们为基层领导干部、职场人士、准备考研、公考的小伙伴提供了必需的知识内容。

我们将思想理论、时政热点、社会新闻等内容,通过通俗易懂的方式,呈现给每一个渴望知识的你。

跟思响哥一起,加入到千万人之中,利用每天上下班的空闲,充实自己,提高认知吧!选自 | 人民论坛杂志上文略有删减原标题 | 知识付费的多重属性与本质特征作者 |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常务副院长 陈昌凤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博士后研究员李凌对本文亦有贡献新媒体编辑 | 王思楠原文责编 | 周小梨原文美编 | 杨玲玲。

标签: